Golden 【上】


Alpha!ErikxBeta!Charles


>>


Charles是个相当有魅力的Beta,毫无疑问。


如果Erik远远地站一会儿,就能看到Charles用他毫无自觉的能力吸引得一些女性Beta绕着他团团转。他能将开襟毛衫穿出欧洲绅士的味道,处事圆滑又长得好看,从不拿脑子当摆设。


正如Erik此时远远地站着看向他一般,Charles在欢呼雀跃的人群中被簇拥着——为象棋社A组的胜利。过会儿Charles仿佛注意到了什么,Erik跨上单车像吻过对方发前的微风般离开,留那人的疑惑凝固在脸上。


这种事他做过成不下十次,动作敏捷而从容熟练。但总该被发现,事实上早该了。


所以Charles在得到他的许可后拿着纸杯坐在他对面,把一点点初识的尴尬融化为微笑。Erik只是放任自己沉醉于此,丝毫没有秘密被发现时该有的惊慌失措。


“我们貌似还没有来一盘?”

Charles语藏暗示。而他欣然从之。


他从没向Charles谈起过自己的性别,不过他觉得够明显,从个人的交际圈来看。


Charles对这也不太感兴趣,他和所有人玩到一起。他花大把时间学习,再花大把时间享受人生。他喜欢热闹,而Erik恰巧喜欢孤独——两者的例外都是对方。原因无非是气势汹汹的Alpha点燃了出奇受欢迎的Beta,随后他们竟一拍即合,愿意花大把时间一起漫步在校园,互相曝光自己曾写给地下情人的歌。Erik愚蠢地抱着吉他唱给Charles听,等待后者在一个阳光扑跃而入的音乐教室里用手指拨响节拍器,赞叹的笑容将上下眼皮几乎粘在一起。


他想不明白,在这一切之外还有些什么,Erik自己也不清楚。


直到他的手指在按上乐谱之际无意而小心翼翼覆上Charles的,嘴唇在对方抬眼时轻巧地触过那比自己矮了一些的额头;有幸目睹那双盛了一半惊慌的蔚蓝双眼,温柔地将要流淌出来。自己的胸腔里也像上满发条般地上下鼓动。


——一切的之外。


>>


Charles凑过来偷了一口可丽饼,Erik皱起眉头看向他。


Charles这会儿同他讲些他妹妹的事,有关她是个机敏且心灵手巧的姑娘,在棒球俱乐部里相当出色,只是有些自作主张罢了,听上去比Charles要开放得多。


“她是个Alpha?”


“嗯。”Charles顿了会儿应声回答。


这本来是个再稀疏平常不过的问题,Erik想。Charles的牙印在可丽饼上绽开一朵康乃馨的轮廓,他的嘴唇可以为其添色。


他把嘴贴在上面,Charles别开眼睛:“Raven这个周末有场同其他学校友谊赛。她总缠着我要我去看。本来没什么的,但你知道,我不太会应付他们那些年轻学生…”


“你听上去相当老成啊,brother.”Erik挑起嘴角,Charles应声沉痛地合上眼睛:“哦别取笑我,我的妹妹确实总说我是个老古板。”


“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们是怎么相处的了。”Erik说。他们终于绕过尴尬的部分并肩走在行道树下了。Erik心里明白得很,但不表明,单纯地想看一向巧舌如簧的Charles为了个邀请变得又急又没有条理。


“你能陪我去吗?”Charles撞了撞他的手臂,后者用光线下晕成暗绿色的眼睛看他;不等他回答,Charles又补充:“不会很无聊的,至少我俩会玩得开心。”


“当然。”


他看着Charles整张年轻面孔迸出快乐的呼吸,他总是善良而毫无保留将自己的全部表露出来。他不知道Charles是如何做到单纯又如此狡猾,像在他的心脏上切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。晚风急促地在他们脚底卷起尘土的波澜,季节交替的象征落在其中一人的肩上,Erik拂去它,将他拉得更近,顺手揽过。他也没什么反应,继续絮叨着他们可以给Raven一个大惊喜,Erik你专注听着,一边在心里想吻上他的鬓角。


“别趁我不在的时候搞同性恋啊。”金发的姑娘嬉笑着调侃,在Charles挑起一边眉毛时说要加入那帮“年轻人”的聚会。Charles同她道别,回到Erik面前,脸上显出自豪与满足的微笑。Erik也能明白他究竟有多爱他的妹妹,尤其当他扎起马尾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时,这次比赛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。


下一个邀约接踵而至。说到Charles的家来也完全是个意外,不过一起吃个庆祝晚餐也没什么不好的,Raven也挺欣赏Erik,一边说着要把他介绍给她的姐妹,倒戈的倾向尤为明显。只是他们的小妹妹把他们丢下了——而那不会影响到今晚,要Erik说的话,一点也不。


因为眼下Charles习惯性地在这个点冲了澡出来,发尾还是湿淋淋的,他的脸颊被熏成健康的红色。Erik为这一幕着了迷,这时候Charles走过来坐在他旁边,电视里男主角还在飞檐走壁,Erik的心境比那平静不了多少。


“不如你留下来过夜,我们可以下几盘棋,”他这会儿的邀请倒是相当大胆了,直直看进Erik躲闪的眼里,“Raven待会儿就回来了,你们还可以讨论一下球类运动。”


Erik不置可否地看着他,后者被那目光钉住了,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。


“你是因为她约我出来吗?”他问,语气平淡但听起来咄咄逼人,“这是个好理由吗?”


Charles屏住呼吸,他们的距离近得有点危险,而他还在贸然点火:“不完全是。”


下一秒Erik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。Charles眼神颤动地看向他,看到他梳向一边的头发垂下来几根,有什么情绪在暗绿色的眼睛里流动。——他偏过脑袋,Erik在那一瞬吻了他,又汹涌又温柔。他们分开时Charles因为这久违的与人亲热的举动而叹息出声,他们的目光又冲动地撞到一起。“已经很晚了。”Charles打开双唇,仍沉浸在这长久的对视中。于是他们再次凑近了。这次他们开始认真地将嘴唇契合到一起,一边改变着角度一边闭上眼睛,吮吸着彼此口腔里的温度。


Alpha的气息明显开始波动时,Charles还在忙乱地应付他的吻,他还只是感觉舒服。直到Erik吻到别处地方,吮咬着他带着浴室潮气的颈侧。Charles脸红得厉害,用双手握着他的肩头。Erik拦住他的腰的手劲大得不可思议,Charles的膝盖相互磨蹭着。


“Erik.”他喘着气在那人耳边唤到。束缚自己的力道一下子小了很多。


Erik一路嗅上来。他们的鼻尖抵在一起,Charles垂下睫毛,气氛缓和下来。Erik偶尔闭上眼轻碰到Charles的嘴唇,后者既不闪躲也不反抗,只是任由他吻着。


“我没有味道,Erik。”他轻声说,感到抱着自己的手臂有些僵硬,那嘴唇也不继续探索了。Charles不知所措抬起眼睑看他,脑子当机地补上一句:“我一直想做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

沉默顷刻间席卷而来,Charles恍然间发现Erik松开了他,他的脚后跟双双落下去。“你的确做到了。”他听到Erik压抑的喘气声在耳边拍起午夜冰冷的海浪,他既躁动不安又难于耽溺。等他回过神来Erik已经在玄关还好了鞋。Erik还用他在灯光下明晃晃的眸子看向他,他不该留他过夜——就是那么回事。所以他跟上去勒住Erik的衣袖,不等他挣开自己便贴上去,鼻子相互撞到彼此,但Charles还是尝到他嘴唇上的味道,清冽动人。Erik挣开他,他才意识到自己没什么资格对“味道”妄下评价,正如他刚才自己阐述的那般——


“如果我做到了,”他原本想沉稳一点的,但开口时又急又慌乱,“让我更进一步吧,拜托。”幸好他还是口齿清楚,Erik退出一步盯着他看。


Charles给自己找台阶下,对他说晚安,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以同样的字句。


“你是个混蛋,Charles.”

他谴责自己,转而又想:“我没准备好,毕竟。”


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Raven也没有。当天晚上他的好妹妹回来时向他露出惊讶的表情:“你没有留他过夜?我并不真的干涉你的性取向,你知道。”


“你这么晚才回来就这点感想吗?”Charles看着她拧起眉头。


“我以为你们正处得热火朝天,把我忘了呢。”她露出一个化解冰雪的笑容,两颊饱满的苹果肌显得红润健康。多么漂亮的Alpha,Charles几乎是立马就原谅了她。那孩子看上去不再对损他感兴趣了,转身进了自己房间。Charles松了口气,想起逝去不久的那个吻时还是耳根发热。


青春期的Alpha简直是欲求不满的典范,他们浮躁又充满魅力,对任何性别的百灵鸟都蠢蠢欲动——那些一时冲动酿成的后果,谁知道呢,他不过是个Beta!


Charles极其愚蠢地,像被丘比特朝心口射了一箭般,看着窗户外头摇曳着的绿叶不断想到那人眼里明明灭灭的希望。Hank朝他递了纸条,才让他从老师的注意中脱身出来。


走出教室时他有点意外地看到Erik同往常一样背着挎包站在外头,在他动身去打招呼前紧紧握住他的手臂。


“嗨?”Charles备着一点警惕抬眼,看到alpha正倾身挨的很近。Charles深吸一口气,用手臂去挡,动作又不敢太大。


“你最好别在这……”他在间隙中慌张地开口,发觉对方停下动作,偷瞄过去时看到那双嘴唇抿得紧紧的,眼底的光都冷了下去。“你能冷静一下吗?昨晚是我的不对。”Charles看着对方委屈的样子来了气,他朝左右看了会儿,没人顾得上他们。于是踮起脚动作迅速地在那假装坚硬的唇上啄了一口,又在Erik抓住他前回到原处落落大方地站好。


“……”Erik专注地看着他,眼神复杂,“你让我很头痛。”


“彼此彼此。”Charles喘了口气,把放在对方脸上的目光收了回来。


Erik把手放下去寻找他的,他没抗拒,伸出一根手指和对方蹭了蹭,又顺势收回来。对方也没说什么,和他并肩走着,对导致自己头痛的坏蛋相当依赖。


他们周末去游了泳。为了裸露在那条泳裤以外的漂亮躯干,Charles简直能抛去这种暧昧局面下的所有尴尬,翘课和Erik去法国冲浪。后来他们去了当地的博物馆,在他滔滔不绝时Erik抱臂站在一旁,听得不可思议的专注。


准备回家时他觉得这无限接近一个约会了,他看着Erik蹲下来给自行车解锁,有些不确定地开口:“你是一个Alpha.”还是聪明漂亮的那种。


“我以为你对此再清楚不过了。”他说,语气里的锐气都被这个约会给削减了大半。


他以为那位总是困扰他的Beta还会说点什么,但对方眼神闪烁,眼底的什么东西要掉落下来——眼睛的主人及时接住了,朝他颔首:“今天我玩得很开心。”


——我也是。他在因条件反射蹦出回应前刹住。可怕的、莫名其妙的Alpha和Beta之间的性张力,Charles已经在蹲下来吻他了,而Erik从惊讶中脱身出来后已经狠狠地回应过去。他们沉浸得有点太快、又有点太久了,用上了唇齿、下巴、鼻子,唯有双眼闭著。黑暗中燃起一把火,照亮他的胸膛。最后他们大概都有点撑不住了,喘息从嘴唇间洩出,脚跟都不能很好地稳定下来。


“下次约会的定金?”Erik这时用上他的浅色眼睛,半是调笑半是认真地问到。


出乎意料的Charles也没怎么犹豫,他垂下眼睛嗯了一声,抹了把头上的细汗站了起来。


Erik跟着站了起来,他伸出双手将Charles带进怀里,将不知所措的Beta紧紧抱住。


“我只是想抱抱你。”在对方发出疑问前Erik将胸膛紧贴着他,“我很高兴你玩得尽兴,Charles.”


“再见。”他松开了他。


而Charles说:“那下次见。”


让Erik的心脏里挤满了盛放的火百合。


TBC


评论(3)
热度(22)

© 你就浪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