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tty Favours 【米英】

本来想照常写个1000+的小短篇的一不小心废话太多爆字数了……
食用请注意:
1.模特米x摄影师英
2.原创角色出没
3.bug可能有…还望包涵
大概是个中短【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灯光师,摄影师…一切就位。”
“背景已经铺好了?”
“琼斯——”
喧杂的喊叫声与脚步声交错的乐章奏响。
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。一大票人忙得焦头烂额,主角却迟迟没有登场。
四下张望的女人总算是注意到不起眼的他,上下打量:金色短发,葱绿双眸,冷汗自鼻尖滑落,着陆在淡薄的唇色之间。她陷入思考,微启朱唇。
他忙不迭地开口:“我是来见习摄影的。亚瑟•柯克兰。”她的身上有股风信子的芬芳。
”站到那边去。”
“那个……抱歉?”他歪了歪脑袋。
“叫我蒂娜就好。”
----------
“见鬼了。”
自介为蒂娜的女人在原地兜着圈,小声咒骂着。亚瑟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脚。看情况今天的模特儿不知为何失踪了,刚刚打给化妆师听说已经打理好了,休息室里也没有半个人影。今天观摩这家杂志社封面的摄影工作看来是黄了。亚瑟想。他悄悄地踱步出去,站在一棵长得很是憔悴的树下呼吸新鲜空气。
纽约的马路上排满了名车,浓郁的尾气足以把他给熏昏过去。
“嘿。”
他下意识地转过头,一个金发的年轻人正对他微笑,带着点美国特色的微笑。
“嗨。”他有些尴尬地回笑过去,因为对方有点眼熟,又有点帅。他在美国没呆多久,对待人和事都小心翼翼的。
“在等人?”
“不…在休息。”
“那我们的目的一样呢,”年轻人突然变得神采奕奕起来,咧开了嘴,眼里像是要蹦出星星,“幸会。我是阿尔弗雷德。”
他蹙眉斟酌起来,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名姓在一个陌生的地点透露给一个陌生人。他不懂这里的文化习俗,事实上他对美/国的了解甚少,甚至对这个国家没有多大好感。会开始在这里的工作、生活完全是出于巧合。但这个长得很有亲和力的男孩让他有点蒙。在他脑里飞快地窜过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时,一个更值得他在意的事情让他吃惊地瞪大了眼。
“Jesus…”
长得很眼熟的阿尔弗雷德……
今天的主角名模啊?
“我…我”在亚瑟因吃惊而发呆的当儿,阿尔弗雷德已经用手掌在他眼前摇晃了好一阵,“我……我刚从你今天的工作地点出来,我是那家杂志社的实习摄影编辑……”
对方也有点被吓到:“真的?”
真的。他点了点头。
“你也是翘班出来的?”
摇头。
“哦⋯⋯那你进去后和他们说我胃疼。”
“我不说假话。”
“英/国人哪有不说假话的。”
“你知道我是英/国人?”
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“我会照实说。说阿尔弗雷德在外面偷懒。”
“Come on——我真胃疼。”他弯腰捂住腹部。
“……”
“ hero已经掌握了你的很多情报了!快束手就擒!”横起眉毛。
“嗯……如果你不过分活蹦乱跳的话,我也许会考虑一下。”亚瑟沉思片刻,转过头对他展露笑容。
----------
亚瑟有些疲惫地从摄影棚中走出,当然最后阿尔弗雷德到底是没有出现。他和工作人员解释时,阿尔弗雷德的经纪人——好吧也就是蒂娜——一直严厉地瞪着他。亚瑟认为她是个独立且强势的女性,无论什么情况都能使自己四周涌现出主人公的气质。当然她必定能处理好各种事情,否则她和阿尔弗雷德的组合大概就是闪着主角光芒的双中二了。
认识没多久也没什么资格好评头论足的。
不管怎么说,今天有点糟糕,亚瑟不知道自己何时能拿到工资。
他还有一份兼职,在酒吧弹唱,不过今天休假。
为了让自己放松一下,他还是来到了他工作的这家酒吧——ANGEL's SOUND.说是正式工作未免有些牵强,他和老板是老相识了。薪水刚好够付公寓的租金,不知道是他帮朋友拉拢顾客,还是朋友扶持他的生活。
“嗨基尔。”噢这就是他的老相识了,在吧台后调酒调得不亦乐乎。
“嗨亚瑟,今天的工作怎么样?”基尔伯特稍微停下他手中的活儿。
“不怎么样。”准确来说,是糟糕透顶,“给我一杯柠檬汁。”
基尔伯特抬眼,他有些无语:“虽然我知道你不能碰太多酒精,但男人偶尔还是要放纵一下自己吧……难不成你准备出家?”
“少损我…”说来也是事实,亚瑟的生活品味算是相当清淡了。应他父母的要求,他活得十分健康——但并不滋润。
他欲言又止,前面倚在吧台边的身影竟有些让他眩目。
他两眼直瞪瞪地盯着前方,侧着脸含糊地给基尔伯特打了个招呼,然后便一边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辨认着一边缓慢挪步过去。
他走到那个身影背后,注意到被金发掩盖着的耳垂上装饰着的小小的耳钉。想到某人早上欠揍的行为,如今却又跑到酒吧来寻欢作乐,亚瑟便是毫不含糊地大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:“阿尔弗雷德?”
““Ouch!”对方被吓得不轻,两脚踩着转椅迅速地转过身了来,看到自己时脸上竟攀上了些许惊喜的神色。但这一折腾,很多视线都齐刷刷地聚集了过来。大明星默念一声不好,赶紧压低了帽檐。可他就是不老实,目光又偷偷地往亚瑟这边跑,声音带上了些委屈的色彩:“不要叫那么大声啊。”
“是你的音调过高。”亚瑟摊开双手,顺势在阿尔弗雷德旁边坐了下来。
沉默了片刻,正当亚瑟发现可怜的柠檬汁被自己遗忘,准备再要一杯冰水而又恰好瞄到阿尔弗雷德面前的波旁威士忌,一气之下打算再点一杯柠檬汁时,大男孩儿又闷闷地开口了:“我后来call了我经纪人,早上的事谢谢了啊。”
“举手之劳。”
“你不喝点什么?”
“我刚点了杯柠檬汁……”超可口,真的。
“不来点酒?”天啊那个逗逼竟然朝亚瑟眨眼,他难道不知道他这样做可以电晕一大排女人吗?虽然柯克兰先生可不是女性。
“我不爱酒。”才怪。亚瑟在心底对自己翻了个白眼,“不过如果你请我,我倒是愿意尝尝。”
“Fine…那来点度数低的香槟吧,这里的调酒师手艺挺不错的。”阿尔弗雷德招来了服务生,“就当是回报你好了。”
在路边随手帮帮一个小鬼好像也不错的样子,亚瑟想,国际名模请我,多有面子啊。
“哦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吗?你逃学…呸,跷班的真正原因。”
“……”他蹙眉看着面前好奇心旺盛的家伙,“真想知道?”
“嗯。”
“那好吧,”阿尔弗雷德缓慢地把身子缩进转椅的怀抱里,“我失恋了。”
“……早知道是这么烂俗的……”
像是没听到亚瑟的低语,他耸了耸肩:“对象是个好女孩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要我了。”
阿尔弗转过脸看到亚瑟一脸忧伤,又立马扬起笑脸:“离开她之后我就开始胃疼……她难道是我的掌上明珠*……”
“哈哈哈…”亚瑟干笑了几声,他不觉得这是个好理由,年轻人总是把这些事看得太重,但他同时又找不出什么话好来安慰这个讲冷笑话的奇怪美/国人,只好十分不情愿地蠕动嘴唇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你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……”
“喂你这样像个老头,我都不想和你说话了啊XD”
“……”他不知道回什么,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转过身咬住了杯沿,冰凉的液体滑入食道竟是如此的沁人心脾。他咂咂舌,一抹森林绿中流露出陶醉的神色。
“我早说这里的酒不错吧?”
“嗯。”早知道什么味了我就在这工作你不知道吗。…好吧或许我存在感太低。
亚瑟抬眼,光怪陆离的灯光在他的面部投下独具立体感的阴影——事实上他的半张面孔匿在黑暗里,这使得阿尔弗雷德有些琢磨不透。他们沉默对视了很久,直至摇滚乐猛烈的冲击使得冰块颤抖着与玻璃杯壁相撞,才让他们缓缓回过神来。
“well…”阿尔弗雷德率先开口,“你很吸引人。”
“嗯哼”亚瑟摇晃着酒杯,他看到些许沉淀物在颜色鲜丽的液体中浮沉,这让他移不开视线。
“准确来说,你很有趣。你是第一个认识我又没嚷着要我签名的人。”琼斯先生不知廉耻地说。
“…我喜欢你的姿势和气质。”摄影师撑起一边脸颊慢条斯理地评价,“但签名什么的对我来说有些肤浅,我追求更实在一点的东西。”签名照大概好些。
“比如?”
“比如情感啊……精神方面的。之类。”
阿尔弗雷德眯起眼睛,到现在为止他才把眼前这个纤细的家伙和他的职业联系在一起。他们之后或许会合作愉快。

TBC

*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 和 an APPLE of one's eye ……别理作者奇怪的脑洞

如果有人理大概不会坑【喂
待我升学后再来填……!!!(;3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你就浪吧 | Powered by LOFTER